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学生园地
 




 发表日期:2009年7月8日   出处:南昌广播电视大学    作者:胡丽娟(07秋会计专)      有3813位读者读过此文 

读《中国才女》有感——有时破碎也很美丽

  春节长假,在家读完了《中国才女》一书,感慨颇多。

    巍巍中华上下五千年,在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男性当然是舞台上的主角,而女性无可选择地成为了男性世界的陪衬。在刀光剑影的朝代更迭中,女性的俪影仅是舒缓人们神经的调节剂。然而,在中华民族巨匠辈出,星汉灿烂的文化史上,像蔡文姬、谢道蕴、薛涛、李清照等这样的女性又实在太少了。

直到“五四”的春雷划破了封建社会令女性恐慌的黑夜长空,一批女性作家作为一个新的群体出现了,她们才华横溢、美貌与智慧同辉,与中国男性作家共同构成近代文化的璀璨群星。

她们是——名动上海滩,不染红尘焦火气的传奇作家张爱玲;万水千山走遍,情遗撒哈拉的流浪者三毛;自以为以恋爱为全部的蝴蝶,在感情上却是一片空白的苏雪林;自比为狡兔三窟的孟尝君,灵魂却无处安放的庐隐;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杯净土掩风流的石平梅;萧风凄雨中苦苦挣扎,最终无奈早凋的萧红;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的近代第一才女林徽因;一双眼睛也在说话,眼光里漾起心泉秘密的陆小曼;与波澜壮阔的20世纪同行,与爱心同行的冰心;红色政权里最亮的一颗辰丁玲。

书中,作者把目光投注于才女们作为女性的生存状态,投注于她们的灵魂追求和心路历程。一生中,她们或受爱情的创伤,或历尽生活的磨砺,或苦闷命运的愚弄,可她们仍然用理念与追求谱写了她们或唯美或坎坷或悲凄的人生旅途。

张爱玲有显赫的家世,祖父张佩纶在清末身官要职,但是到她这一代已经是最后的绝响了,张爱玲的童年是不快乐的:父母离婚,父亲一度又扬言要杀死她,而她逃出父亲的家去母亲那里,母亲不久就又去了英国,她本来考上了伦敦大学,却因为赶上了太平洋战争,只得去读香港大学,要毕业了,香港又沦陷,只得回到上海来。张爱玲为与胡兰成的恋情拼命地付出,她不介意胡兰成已婚,不管他汉奸的身份,但最终捞得个“自将萎谢”的不幸。本来在文坛成名是件好事,可是这在解放后居然成了罪状,最后只得远走它乡!

张爱玲是一个生活艺术化的享乐主义者,又是一个对生活充满悲剧感的人;她是名门之后,贵府小姐,却骄傲的宣称自己是一个自食其力的小市民;她悲天怜人,时时洞见芸芸众生可笑背后的可怜,但实际生活中却显得冷漠寡情;她通达人情世故,但她自己无论待人穿衣均是我行我素,独标孤高。她在文章里同读者拉家常,但却始终保持着距离,不让外人窥测她的内心;她在四十年代的上海大红大紫,一时无二,然而几十年后,她在美国又深居浅出,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以至有人说:只有张爱玲才可以同时承受灿烂夺目的喧闹与极度的孤寂。

冰心,原名谢婉莹,幼时随家迁往山东烟台,便生活在大海边。大海陶冶了她的性情,开阔了她的心胸;而父亲的爱国之心和强国之志也深深影响着她幼小的心灵。冰心从小酷爱文学,随着五四运动的爆发和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使她把自己的命运和民族的振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她全身心地投入时代潮流,以一个青年学生的身份加入了当时著名的文学研究会。她的创作在为人生的旗帜下源源流出,发表了引起评论界重视的小说《超人》;以《繁星》、《春水》两个集子为代表推动了新诗初期的小诗”写作潮流。其后,又以优异的成绩取得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的奖学金。20岁出头的冰心,已经名满中国文坛。在国外学成回国后,在多所著名高校任教的同时仍创作不辍。

冰心还参加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热心从事文化救亡活动。远赴日本讲演,在日本期间,她在复杂的条件下团结和影响海外的知识分子,积极从事爱国和平进步活动。她爱国为民的情怀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充分的肯定和慰勉。

冰心是世纪同龄人,一生都伴随着世纪风云变幻,一直跟上时代的脚步,坚持写作了75年,她是新文学运动的元老。她的写作历程,显示了从"五四"文学革命到新时期文学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发展的轨迹。

在烽烟四起的年代,她们自强不息,用“笔墨”争取灵魂独立的尊严。她们忍常人不能忍,不顾一切世俗的眼光,与封建残留奋力抵抗,与残酷的命运抗争。她们用柔弱的身躯告诉我们:原来人是可以这样活的。

读完这本书,似乎有点遗憾,她们的人生少有完美,大多有的是凄美的,或许悲剧之所以刻骨铭心是因为它的真实。而圆满的喜剧毕竟是充满幻想的生活,时常我们认为缺少了点什么,所以百般地寻觅。但何不在哀伤之余、遗憾之中体验一番别样的韵味呢?

其实,破碎有时候也很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