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学生园地
 




 发表日期:2009年7月8日   出处:南昌广播电视大学    作者:邓灵(07秋汉语言文学)      有1204位读者读过此文 

思念的距离——记我和“罗罗”共历的岁月

 

我仅有的几个“闺密”都在外地,最要好的叫“罗罗”,是我大专时的同学。期间,我丢了手机,掉了MSN,丧失所有能和大学同学联系的方法,包括“罗罗”的。
   “罗罗”学习很用功,硬笔书法曾被征收成册,并获得国家级奖项。我是班长,但是成绩一般,总想着有一天能像她那样才华横溢。
    第二年,我和她成为同桌。
      渐渐地,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伙伴,一起去食堂打饭,去书店借小说,在同一张床铺睡觉…….
    我是学校的广播员,参加了歌唱队、舞蹈队。各队的活动都定在星期二下午,这一天总能看见我像苍蝇似地在各个活动室里乱窜。虽然忙碌,但因为有她的陪伴(她是书法队的),我感到无比快乐。
    快毕业,我们四五个女生围坐在一起,讨论今后如何创业,最后一致认为开花店是女生最浪漫的职业。
       我们以为分离还早。
   和“罗罗”最后一次的见面和分离让我感觉很突然,至今仍认为是一种遗憾——一句祝福的话都没能说上。
   那天下午,“罗罗”匆匆回到教室收捡好书本,叫我的名字,说她要去连云港工作,丢下“保重”二字后匆忙离去。我看见她的侧脸,眼眶红红的。当时恰好在看书,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几乎没转过身去看她,待反应过来这是我们的离别,不能再见的时候,竟不知道说什么,只回答:“好”。

我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像东西堵在喉咙里,看着她跑步离开的背影,趴在桌上,埋头大哭。
       我以为大学时光很长,其实很短,我以为思念很短,原来能有这么长。晚上加班回家,时常抬头望向夜空,会不经意想起“罗罗”,因为她认真温书的样子和夜空一样,总是那么宁静、安详。
     她可好?
    “罗罗”曾送给我一张空白贺卡,看到贺卡就会想起她。贺卡上没有留言,但确实装载着“罗罗”所有真诚的祝福,它很沉。
       之后,同学们各自有了自己的选择,告别了那段青涩难忘的日子,我也开始结识除了“罗罗”以外新的朋友,但一直想念着“罗罗”,因为我们共同经历过人生中一段永远无法回退的岁月。